瑞安管道燃氣氣源:液化石油氣 (2016-04-01) 居民氣價:15元/立方 非居民用戶:20元/立方
當前位置:首頁 > 新聞中心 > 燃氣新聞 > 正文
國際原油“命懸”美國大選
更新時間:2016-08-08 08:07:10   來源:安陽管道燃氣公司   點擊數:次   字號:T|T
  距離11月份的美國大選終選越來越近了,而特朗普和希拉里之間的你爭我奪也愈發激烈。

  目前特朗普支持率暫時落后,但如果僅僅在美國石油產業發起投票的話,特朗普也許會遙遙領先。能源政策是特朗普競選政策中一張不可缺少的底牌。特朗普認為化石能源才是王道,但希拉里則強調清潔能源。

  美國大選選情跌宕起伏。

  8月2日公布的最新民調顯示,美國民主黨總統候選人希拉里的支持率反超共和黨總統候選人特朗普8個百分點。其中,希拉里的支持率為43%,特朗普則是35%。

  據悉,特朗普日前出言嘲諷陣亡穆斯林士兵的父母,招致共和黨內外人士的炮轟,為此陷入此次參選以來的最大危機。

  而在7月31日,根據美國皮尤研究中心的民調數據,在共和黨全國代表大會之后,特朗普的支持率呈現進一步上升之勢。他當時在全美的支持率已經反超希拉里,并領先3個百分點。

  實際上,美國大選不僅僅是美國人的事兒,也影響著全球大宗商品市場。尤其是,兩黨在能源領域的分歧使得美國能源格局隨大選而變。

  “能源觀”分歧

  目前,美國民主、共和兩黨都發表了施政綱要,但對油氣工業的態度大相徑庭。

  特朗普誓做油氣產業的“救世主”。他主張要增加油氣產量,并提出只要能夠讓美國石油工人有活干,有錢賺,就要多打井。特別是要和歐佩克(OPEC)競爭,不能讓OPEC繼續在油氣板塊繼續發號施令。還提到要進一步開放在美國聯邦政府土地進行油氣勘探開發的監管條款。

  如果特朗普當選,其將提名傳奇石油大亨、大陸資源公司首席執行官哈羅德·哈姆作為他的能源部長。哈羅德與特朗普一樣青睞于化石燃料,力挺頁巖油氣的勘探開采和水力壓裂技術,主張發展國內油氣資源以抑制石油輸出國組織OPEC的發展。

  “美國擁有的最大地緣政治武器是原油,如果特朗普當選總統,將確保美國生產大量的原油和天然氣。”哈羅德表示,這也關系到美國的能源和國家安全,“當我們不能在美國本土鉆井,在海外每開發一處油井,恐怖主義就得到一次資助,這些繁重的監管讓美國人生活在危險中”。

  對于能源政策,希拉里則有截然相反的主張。她表示,未來10年,針對巴黎氣候協議的行動方向非常重要。如果她能成功當選,將會在十年內減少美國1/3的石油消耗,并希望對水力壓裂施加更為嚴格的監管措施,并明確表示會延續奧巴馬政府的環境政策,加快清潔能源利用、提高能效、推廣綠色交通。

  而早在今年5月26日特朗普闡述自己的能源立場時,就表明如果當選將取消2015年簽署的巴黎氣候協定。特朗普還計劃恢復建設去年11月被奧巴馬否決的美加輸油管道項目(KeystoneXL)。

  據了解,加拿大KeystoneXL管道,是聯接加拿大油砂產地和美國原油交割地Cushing以及美國德州煉油廠集群的Keystone管道系統。該系統目前有4期,其中有3期管道系統分別從2010年開始陸續投入運營,而只有Keystone管道系統4期(KeystoneXL)是被奧巴馬政府在2015年11月6日正式宣布否決的。該舉措是為爭取美國在應對全球氣候變遷陣營中的領導力。

  原油格局生變

  民主黨的希拉里和共和黨的特朗普在能源政策方面的巨大分歧,將影響美國多個能源領域,甚至影響全球能源發展方向。

  安迅思分析師馬琛在接受《國際金融報》記者采訪時表示:“特朗普的能源主張和希拉里的綠色能源主張相左,如果特朗普當選,勢必將大力推動美國頁巖油產業發展。當前美國原油已經可以滿足自身需求,而且在維持了40年的原油出口禁令解除后,出口也將逐步攀升,隨著生產技術的革新,頁巖油產業發展潛力巨大。”

  西南期貨分析師余永俊則對《國際金融報》記者表示:“如果特朗普當選,不說是不是真的落實其宣稱的大部分政策,即使落實了,美國原油產業的大繁榮局面幾年之內可能也難以見到。”

  在余永俊看來,特朗普宣稱的這些簡單政策并不能帶來美國產業技術的大幅革新及管理成本的大幅下降,也就是說與沙特等其他主要產油國相比,美國原油的單位成本難以出現明顯優勢,企業盈利方面也難有逆轉,這種背景之下,很難有大量的資本愿意進入這個行業。

  據記者了解,美國市場生產商與OPEC生產商在原油市場的競爭關系最近兩年已經非常激烈,而顯然美國落了下風,OPEC產出的顯著增加和美國原油產量在去年下半年從高位開始持續下降至今就是最有力的證據,很多美國較高成本的原油生產商被擠出。

  “不管每桶是20美元、40美元、50美元還是60美元,都沒什么相干。”前沙特石油部長阿里納伊米曾表示,沙特的產油成本最多在每桶4至5美元。

  不過,馬琛認為,“美國頁巖油的崛起令OPEC失去定價話語權,‘低價爭奪市場份額’成為主旋律,因此競爭會越發激烈,以試探美國頁巖油及各產油國最低生產成本。美國是否會大力發展頁巖油產業,要看其生產技術的革新程度,以及低油價下其利潤水平,如果油價已經在生產成本以下,頁巖油生產商勢必部分關停作業井,當油價反彈時重新開啟。但就目前供需格局來看,油價低位將成常態,除非關鍵性石油生產大國發生戰爭,中斷供應可能導致油價迅速拉升。”

  美國大選提振金價(相關鏈接)

  2016年美國總統大選將于11月8日舉行,這將是美國第58屆總統選舉,同時眾議院全部435個席位及參議院33個席位也會進行改選以產生美國第114屆國會。

  美國大選選戰越來越激烈,這將持續影響大宗商品市場。而原油不是惟一躺槍的品種。

  “美國大選的不確定性會加劇金價的大幅波動。”領碩投資總經理段世華對《國際金融報》記者表示。

  荷蘭銀行外匯和貴金屬戰略協調官Georgette Boele在一份研究報告中稱,特朗普制造不確定性已經是最好的情況了,最糟的情況是他會制造混亂。一旦成為現實,黃金在未來數月會走上1850。

  Boele還指出,就算民主黨更有可能贏得大選,黃金還是會受到支撐,理由是通脹高于增長、負實際利率和美元從長遠來看利空。在這種情況下黃金在未來幾年會穩步升至每盎司1650美元。

  美銀美林大宗商品研究主管Francisco Blanch也撰文稱,隨著美國政治爭論升溫,對黃金的支持力度將會增加。利率前景及美國大選會令黃金價格重新走高。Blanch預計,金價未來6至12個月將升至每盎司1500美元。

  段世華認為:“在大選進行時,競選者的經濟政策以及預測誰能當選直接影響黃金走勢。在大選之后,美國的財政政策、貨幣政策和美元政策根據任期進行重新調整,將最終定局黃金走勢。”

責任編輯:安燃辦
彩票平台不能提款